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道德教育>

破解“讲经说法”

东方传统道德文化教育中,在教育方法方面,一直承传着“经典诵读”和“讲经说法”两个极为珍贵的内求学习实践方法。 古代的道学教育方法,是老师“讲经说法开坛运”。 “讲经说法”,是要开坛来运作,调控,展开,引入;学生受众,要求内观心身,以身国为室,……
           熊春锦

东方传统道德文化教育中,在教育方法方面,一直承传着“经典诵读”和“讲经说法”两个极为珍贵的内求学习实践方法。

古代的道学教育方法,是老师“讲经说法开坛运”。

“讲经说法”,是要开坛来运作,调控,展开,引入;学生受众,要求内观心身,以身国为室,同步求验证。

掌握古代内求法,就要通过“讲经说法”来进行。只有符合内求法特征的教学模式,才能导向内求境界,从而产生内求法的结果。

以内求法需求的讲经说法教育模式,在几千年历史发展长河中,从整个国家全民教育领域中在逐步淡化和消失,逐步退缩保存于道家内部的小规模教育范围之中。

从整体上看,道家讲经说法教育的丢失,远远比佛家更为严重。近百年,都未产生具有较大影响的经师,更不用说经与法兼容并蓄而展开的老师。这也充分说明:内求法教育模式的丢失,必然会导致道学人才的稀疏和凋零。

 “讲经说法”,是道德文化教育最重的方法之一。“讲经”,就是“讲坛师言传德道”;“说法”,就是“音载法理觉本性”。

“讲经”,是“宣讲修身道妙之经,言传修德归道之典”。讲经,就是要以经为宝,依经不依人,依经不依法,以经帅法,以经规范法性,预防和杜绝“依法不依经、依人不依经”的旁门左道邪径。

“讲经”,就是为师者:身在阴阳心在○,居道用德释经文,贯通隐显合为一,引领受众谋圣人。

“讲经”,需要讲经老师言不离经文,语不悖经义,紧扣经典而展开一元四素这个德、道、象、数、理、炁的全系统论。讲经,应讲道、儒、佛的真经;说法,应说天人合一之法。

“讲经”,应使经典之文义浅显易懂,切合受众的心身需求。深入而浅出,通俗而易懂。要争取做到全面地打开经典的能量场,通过语音传递能量,发挥润物细无声、入心了无痕的无为而无不为的作用。使受众心身真正受益,启迪智慧,调节心身,开悟本性。

道德文化教育的“讲经”,依据讲师本身修身的层次与教学表达水平,各有层次的高低之分、质量优次的不同。

修之身的内证层次,是讲好经典的关键。后天表达能力和技巧是辅助,主次是不可以颠倒的。

佛学中的六祖慧能,他可是一字不识,就能讲好经;而且,他还能够讲经说法,那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所以,这个主次我们不能颠倒。应当执两用中,同步精进。一个,是内求精进;二,一个是为学日益,也要精进。为道日损,同样要精进,才能做好一个合格的讲经老师。

一般而言,既在修之身中达到天人合一境界,同时又具备后天丰富的学识者,比较容易轻松地担负起讲经师的责任。

我们可以回头看看那个十几年热潮中的状况,为什么会出现大浪淘沙?很多大师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为什么呢?那不就是那种方法和形式,悖逆经典,并不符合中国道德文化教育的根本要求吗?你只是掌握了一点点法算个什么呢?你只能局限于说这个法,而讲不了经,只说法不讲经,就是小乘之技,登不上大乘之堂,你就不足以成为中国道德文化的教育之师。

然而,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人受那个热潮的严重影响,深受误导而丢失根本。迷于法,痴于法,而离开经典,不诵读经典,那么想想看你将来的结果,你连这个大的尊道贵德教育的框架都离开了,那么你个人想在法里面长期地浸泡,那能够浸泡个子丑卯酉来吗?我看,如果不赶快地改弦易张,顺道贵德,那么这一辈子可能就白白地又浪费了。

所以,这个“讲经说法”,和我们每个人自己在那里循经——根据这个经的要求来用法,是密不可分的。

什么叫“说法”?

“说法”,就是讲经人要在有为与无为的互动之中,既能在有为当中,也能在无为的境界之中,进行自由地穿梭。

在这个过程当中,再来依据受众也就是所有的听众,学习经文、练习经文的具体情况和状态,引导着同步传授内求、内证的方法,使他们能够会心地一笑,使受众的心、性、命三大系统,同步于所讲解经典的场性,隐显同步地传授实践某些方法,使受众的身国同步接收、吸收、转化、应用经典中的道光德能,修正身国的德性品格和吸收丰富的能量,实现再造性命,开悟本性。

“说法”,就是在讲经的前提之下,在讲经的同步之中,以理阐法,以理明法,以理验法,以理帅法,以法促理。

“说法”,是要求和引导学生同步进入内求法的境界,与老师一起共同进入经典之中,去与圣人居,与圣人谋,将心身融入经典的道理场性中。在有为和无为之中,在有意与无意之间,在这两者之间,有意、无意,有为、无为,同步地进行内求验证。吸收获得天德地炁,调整性命,确立正确的人生观,树立道生观,学会做道德人,行道德事。去妄存真,益智开慧,了悟性命,觉悟本性。

“说法”,有明说显传之法,有隐喻暗传之法,有口授心领之法,有音传神受之法,有密咐悄言之法。

在“说法”的过程中,少私而寡欲者、见素抱朴者,容易获得法性真髓;心灵闭塞者,只能后天智识有所收获,从而来校正自己的心念、智识;心开者,容易印心而直趋佳妙,甚至自然地拈花而笑;心场与身场似开非开者,则只能部分地接受法性,得失参半。

“说法”的效应,同时要视讲经师本身的修之身水平和层级高低而定。内证层次与能量强者,法的显性与隐性场全部都同时启动,连接受众后天智识和先天慧识的管道,同时分布拓展开来;这个时候,受众依据自身的状态而自然“选择”性地建立接收吻合。

讲经师的内修层次高能量强者,说法的作用性就成正比;层次与量级低者,说法的作用力那么也就稍低;讲经师心不正、性在左道傍门者,那么他讲经说法的潜在危害也是不可以轻视的。借经布邪用法迷性,也是必须预防和杜绝的一种现象。

信德,是“讲经说法”中受众接收经能和法性的重要载体。受众的信德越深厚,那么对讲经说法能量作用的承载力,也就越大和越强。信德菲薄者,闻听讲经说法,只是凑热闹而已,讲经说法的能量再强,也都好像过眼流云,无法承载接受与吸收,转瞬也就毫无踪影。

“讲经说法”四个字,虽然简单,但是要想真正从内求法的高度去解析它,却又富含极其系统和完整的方法论和要求,并非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

在学习实践的过程当中,一定要明白 “经师容易法师难,经法合一为师更显艰”。真正合格的讲经说法师,必须名、实、责、权、技五个方面完整全面,虚实同运,显密兼备,才能够名符其实。

所以,要想正确而全面地把握好“讲经说法”这个道德教育方法的真谛,只有三修一化高度地同步,早日实现慧智同运,才可能真正肩负起“讲经说法”老师的重担,成为道德文化教育的先驱,成为真实不虚的灵魂工程师。道德文化复兴,需要众多的这样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希望更多这样的工程师能够早日出现。

东方文化的灵魂,是内求法;而讲经说法的教育模式,又是内求法的承传模式。所以,要想复兴传统道德文化,实现民族的复兴,对内求法的讲经说法教育方法,同样要进行研究、挖掘和继承,并且要“以今之道而御今之有”,进行发扬光大。

在新时代,充分发挥“讲经说法”最大的功能性,为国家、为民族培养出以内求法为主、外求法为辅的优秀人才,真正实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可以预见,当中国教育能够古为今用而以内求法为主体,洋为中用而以外求法为辅助,将东方内求法与西方外求法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全面深入持久地展开全民教育之日,也必将是整个国家和社会真正走向世界的前列,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之时。
 

转载于 熊春锦的博客

 

(责任编辑:清静自然)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德道根文化·老子学院网,文章网址:http://www.dedao.org/home/html/daojiao/20180113/1554.html请转载时注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