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老子研究>

大道为生(二)

原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84db570102wr60.html 大道为生,是中华民族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大生态学的文化基因密码。中国有文字记录的文化历史至今已经历时五千年之久,而远在文字诞生之前,中华人文始祖伏羲一画开天,就将道生一的内涵信息高度浓缩于这个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84db570102wr60.html

      大道为生,是中华民族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大生态学”的文化基因密码。中国有文字记录的文化历史至今已经历时五千年之久,而远在文字诞生之前,中华人文始祖伏羲“一画开天”,就将“道生一”的内涵信息高度浓缩于这个“一”之中,在刚刚萌生的“中华文化”这个细胞的DNA上,刻下了最初始的文化基因。从此,中华文化开始了自己多姿多彩的虚无生万有之“生”之旅,“天执一明三定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共同构成中华文化基因巨列阵的模型,在直到夏商周三王时代之前的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始终保持了忠实地复制自己的文化基因,从而在地球文明生态圈内的东方大地上,扎下了大道为生的粗壮根系,并形成了长达三千年以上的大道文化时期。

       文化基因的复制,其本质,说到底就是生命的传承。随着历史的发展,环境的变迁,文化基因的载体形式、表达方式会产生不断的变化,但是基因却一般不会改变。在文字诞生之前,文化的传承以口传心授为主,以图文、符号以及实物“教具”为辅,完全依靠人的信息沟通、感情交流来达成;在文字产生之后,虽然有了更容易使用、便于保存的信息载体,但是要读懂文字记录,更需要人与人的传授和学习与继承。因此,文化基因化为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信仰,支撑起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脊梁,描画出一代又一代人的人生轨迹,而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先们则用自己的生命相续,铸就了文化基因的传承链条。中华民族能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经受住一次次外在环境突变的考验,绵延至今,这种顽强生命力的密码,就全部镌刻在大道为生的文化基因当中,铸型于高度符合天道自然法则、规律、秩序的基因序列片段之内。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伏羲河图洛书演易的传说,河图洛书的基本形构是九宫模型,是修身内文明中对天道法则密码的发现和转录。伏羲通过对河图洛书的修身内文明实证而演八卦,从而创立了易道文化。易道文化中蕴藏着中华文化的三大基因——性慧基因,文理基因,文字基因。易道文化主导中华文化的时期,就是最典型的大道文化历史时期。

       当文字还处在从无到有的时代,在华夏大地上诞生的文化形态是黄帝创立的法道文化。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帛书《黄帝四经》,开篇《道法》的第一句话就是“道生法”。黄帝正是通过对大道文化基因的复制和对天道法则密码的解码,创立了与伏羲易道文化一脉相承的法道文化。法道文化作为文化主导形态的历史时期,还基本保持着释放大道文化基因的社会环境,因此同样也属于大道文化历史时期。

       大道,是中国文化对宇宙初始本源的定义,作出这个定义的人是老子。老子在《德道经·昆成》中明确定义:有物昆成,先天地生。绣呵!缪呵!独立而不亥,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强为之名曰大。大道,就是道的名与字。老子生活的时代,中国的文字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因而老子通过对文字基因的解码,对大道进行了精准的定义,使得我们在今天也可以使用这个概念,来对上古时期的文化进行学术定位。尤为重要的是,老子在对道给予定义的基础上,还对道生一进行了解码,指出就是,是一切的母体,治人事天、以德进道,是人类生命的进化之路。老子所创立的文化,也就是德道文化。关于德道文化,楚简《五行经》中曾经站在非常道的慧识悊学高度上,对德道一词作过道学的定义惪(德)之行五,和胃之惪(德);四行和,胃之善。善,人道也;惪(德),天道也。历史上在三王时期,社会上的修身文化曾经产生过常道的正道修身,超常道的善道修身,非常道的德道修身等几类层级不同的修身文化。老子所揭示的德道修身文化就是非常道圣人之治的修身绝学。在春秋以后,慧识悊学文化迅速被意识哲学文化所取代,儒家的《春秋繁露·深察名号》也曾对德道文化现象作过常道性的重新定义,试图对道学的德道文化现象取而代之:同而通理,动而相益,顺而相受,谓之德道。这种常道性的定义也同样见于《荀子·解蔽》中:德道之人,乱国之君非之上,乱家之人非之下,岂不哀哉!这些记载不仅说明德道文化现象在历史上不仅是客观存在,而且在轴心时代的文化转折时期,同时发生了文化基因的突变。而这种文化基因的异化突变现象,却长期被人们所熟视无睹,常道意识障蔽着人们对非常道文化基因进行寻根探源,因而对文化基因的了解也就难以观其全貌。大道化生非常道,非常道诞生超常道,超常道下还客观地存在着人们普遍认知的常道。大道与非常道的文化基因,是超常道和常道文化基因的母体,这是基因结构上的两个螺旋状结构,必需整体进行认知和把握。中国古代非常道的修身幾学方法论,就是整体性地将文化基因上的这两个旋(玄)之有旋(玄)的文化基因结构同步进行把握和应用,诞生出中华民族特有的慧识悊学文化和智识哲学文化。

       现代科学中的宇宙大爆炸理论推断说,宇宙万物产生于一次大爆炸,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来解释,那么运用中国古代非常道的幾学方法论进行认知,采用幾学的喻析法就可以类似性地理解,道,相当于产生宇宙大爆炸的本源。对于这种本源性,老子也进行过描述:“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大道,也就是“无中生有”的“无”,是一切“生”的起源。但是,中国大道文化中的“有”与“无”,与现代西方科学中的“有”与“无”,却并不是对等的哲学概念。中国文化中的“有”与“无”在慧识悊学文化时期,是后天物相之“有”与先天质象之“无”的对立统一关系,是意识欲相境认知与慧识色象境认知的一对相互共构为体的概念,“有”的称为“物”,“物”负载着“质”,也就是“无”,而“质”的领域中又存在着层层相叠的“有”与“无”。 因为每一个层级都是“无中生有”,所以在每一对“有”与“无”中,都是“无”内的“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无论是自然物种的DNA还是文化物种的DNA,都同时负载着物相与质象双重的基因,只有对这双重的基因同步进行忠实地复制,才是完整的生命传承,文化的继承。

       大道文化之所以能够对生命和自然作出如此深刻的把握,是因为她完全诞生于上古时期祖先们以修身内求为研究路径的“内文明”之中,而且这种探索是以向生命内部探索的“内文明”,来指导向生命外部和自然万物探索的“外文明”,所以中华文化的基因才能精准地符合人类生命的规律,同时符合宇宙自然的法则。这种观察和研究世界的方法体系,在古代就称之为幾学。通过幾学的深入研究,古代圣悊们认识到,大道所化生的宇宙存在着不同的“有”与“无”的层级,人的生命中也存在着不同的“有”与“无”的层级;在宇宙中存在着不同层级的天与地,人的生命体是宇宙的全息缩影,也存在着不同层级的天与地。正是在这种大唯物论幾学的层级观下,诞生了中国古代的天道观。

       大道文化中的“天”,既有物相的具体指向,同时也包含着质象的具体层面。人类生命的基因中,镌刻着宇宙天地的全息密码,每一个人就如同一个携带宇宙DNA的细胞,人类只有主动顺应这种密码的释放,才能避免自身携带的基因发生致病性的突变。因此,天道就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人类必须遵从的宇宙根本规律的命名。

       中国的文字是中华文化的三大基因之一,是我们今天解读古代文化时所依赖的重要工具。例如,百家争鸣中出现的法家推崇刑治,刑治思想来源于黄帝,在《黄帝四经·道法》篇中就多次论述到刑,如:“虚无㓝,其裻冥冥,万物之所从生。”“虚无有,秋槀成之,必名。名立,则黑白之分矣。”“是故天下有事,无不自为名声号矣。名已立,声号已建,则无所逃迹匿正矣。那么,字在大道文化中的本义是不是春秋战国以来我们所理解的这样呢?我们可以看到,帛书《黄帝四经》中使用的都是这个字,左边的文,象形表义镌刻着天道法则密码的九宫模型。人在九宫之中遵循天道的法则来治理自己,就是刑(的本义,这也就是文字基因中所携带的重要遗传密码。

       “井”字所表述的九宫象形表义,天道以九为成数,地道也同样以九为成数,以恪守天地之道的度数信为自律法则。我们今天所理解的“刑”,已经从性识与慧识悊学的高度,跌落到意识哲学的层面,与其本义已经相去甚远。从这一个字的内涵演变上,就可以看出,在近两千多年以来,由于社会已经不具备使大道文化基因充分释放的条件,我们对自己的原生态文化已经十分陌生了。而这其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天道观的异化。由于对“有无”“物质”的认识已经远远地偏离了大道为生的幾学原义,天道观逐渐被抽离了尊道贵德的内核而发生异化。近代以来在西方科学观念传播进来以后,传统的物质观更是被冲击得零落不堪,天道观也同时被套上了愚昧迷信的外衣。

       其实,科学的物质观与大道为生的幾学物质观并无根本性的矛盾,科学在发展到量子物理阶段后,西方科学家们终于认识到:“我们首先必须明确一点:量子物理学意味着根本就不存在‘真空的空间’这种事物。事实上,我们所说的‘真空的空间’其实是一个由亚原子粒子构成的沸腾的漩涡,根本就无法把它们清除掉。”[1]

       科学的物质观正在大步地靠近中国原生态的大道为生的幾学物质观,而且,正像科学家们所认识到的,科学并不能解决人类社会的无序和混乱,科学如果失去正确的思想引领,更有可能给人类带来最大的灾难。能够引领科学沿着正确方向在“生”的旅途中继续前行的,就是大道为生的文化和思想。

       但是,虽然目前科学正在靠近大道为生的幾学,由于科学的物质观并不能囊括幾学物质观,所以要想真正地实现融合,还需要等待中国社会真正将自己的文化基因完整地释放出来,将大道为生的天道观的本义重新树立起来。当中国文化自身的魂魄完整了,文化的灵魂健全了,科学的物质观也就能自然地融入中华文化固有的幾学观内。而当科学物质观融入幾学物质观之日,地球人类文明生态圈也必将开启崭新的大道为生的进化旅程。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大道文化历史时期一直持续到夏朝建立之前,在夏商周三王时期,大道文化基因充分释放的社会环境开始发生动摇,大道文化的原生态随之发生改变,从而进入德道文化历史时期。德道文化时期一直延伸到春秋战国时期,也就是西方文化中所定义的轴心时代,这个时期,整个地球文明生态圈进入了剧烈动荡期,大道文化完全隐没。老子正是看到了这次环境的剧烈动荡将对文化基因带来的巨大刺激,为了保护文化基因的传承,而亲自动笔撰写了五千言的《德道经》,对浓缩着大道文化全息密码信息的“道生一”进行了详细的解码,为后人留下了一座大道为生的庞大文化基因密码库。社会动荡至秦汉之际,德道文化退隐,空言大道、丢失德“一”的文化登上了历史舞台,这就是道德文化历史时期,在中国历史上主宰了两千年之久。

       2016年5月初,一部国产文化电影《百鸟朝凤》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部电影叙述了陕西农村里一对师徒对唢呐这一艺术形式的传承过程,虽然讲述的是当代的故事,但是却使我们依稀看到了历史上文化生态发生突变时,原生态文化受到的巨大冲击,人们的困惑和坚持。电影中师父带着徒弟学习吹唢呐的过程,就是一种口传身教的文化传承过程,而当商品经济加上西方文化的冲击一起到来时,文化传承的环境发生突变,人作为文化基因的载体,首当其冲,陷入困境。在维护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有血有泪,有生有死,而人的信念,是文化基因能够承传的根基。正像这部电影中的师父向乡亲们宣告的:“在黄河岸边,不能没有唢呐!”

       文化的传承,也就是生命的传承。伏羲创立的易道文化、黄帝创立的法道文化与老子创立的德道文化,在文化基因上保持了忠实完整的复制、转录和翻译,因而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文化系统,并且诞生出非常道修身的幾学方法论,作为确保基因文化能够“正善治”进行完整释放的工具。这个基因文化系统以尊道贵德为宗旨,敬天爱地为法则,如果将整个中华文化比喻为一棵参天大树,那么这个基因文化系统就是这棵大树牢立于天地间的完整根系,因此,也就当之无愧地可以称为道德根文化。

       今天,我们回归文化的井泉中重新汲取精神营养,建设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关键是要寻求中华民族文化的根柢,也就是要对道德根文化基因进行维护和全面继承,并且与当代世界的优秀文化相融合,主动释放大道为生的文化基因密码,促成非常道的文化基因突变,形成“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的中华文化新物种形态。从而使中华民族文化的软实力获得迅速提升,文化大树焕发强劲的生机,使精神文明的发展与物质文明成果的积累相匹配,并驾齐驱地在地球村中,重新跻身于世界各民族文化之林的前列,再次焕发出汉唐时期曾经勃发的风采。

 

       [1]英布莱恩·考克斯  杰夫·辐修著\伍义生 余瑾译《量子宇宙——一切可能发生的正在发生》,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2014年版。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海底金)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德道根文化·老子学院网,文章网址:http://www.dedao.org/home/html/laozi/20160628/1217.html请转载时注明!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