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老子研究>

大道为生(四)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84db570102wuug.html 莱布尼茨发明的二进制将整个人类科技带入电子信息时代,给人类社会的物质和文化形态带来巨大的变化,因而成为人类文化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在拥有古老文化传统的东方中华大地上,没有诞生这样划时代的现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84db570102wuug.html

        莱布尼茨发明的“二进制”将整个人类科技带入电子信息时代,给人类社会的物质和文化形态带来巨大的变化,因而成为人类文化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在拥有古老文化传统的东方中华大地上,没有诞生这样划时代的现代科学思想和发明,成为众多炎黄子孙感到非常遗憾的事情,而莱布尼茨发明“二进制”与中华文明之间的奇妙关联,则成为中外学者非常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在基因科学深入发展的过程中,西方科学家又发现了伏羲太极八卦图中64个卦象与基因遗传的64个密码子之间的联系,这与“二进制”与太极八卦图的关系一样,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又一个有趣的课题。那么,莱布尼茨到底从伏羲八卦中悟出了什么?它对于我们今天建立文化基因学和实施文化基因工程,有什么指导意义?

      在伏羲创立的易道文化中,蕴藏着一个研究天地自然法则、规律、秩序的幾学方法论,又可称之为“一元四素方法论”,幾学也即是老子后来所揭示的“玄之有玄,众眇之门”的绝学。其中,一,即为德;元,即为道;四素,分别是象,数,理,炁,是打开“众眇之门”的四把钥匙。幾学方法论就是在把握着象数理炁四把金钥匙的基础上,运用超常道的目析法、喻析法、辟析法、幾析法进行研究与实践,从物相与质象两个玄态结构中研究和认知万事万物的本质。伏羲所画的八卦图画,用“象”来展示,是一阴一阳两道爻的组合变化,现代基因科学所发现的遗传密码子现象,可以说是从象的层面体现了与大道文化基因密码组合的某种吻合性;一阴一阳两道爻用“数”来表示,在“有”的层面,分别对应于2和1 ,在“无”的层面则分别对应于0和1,莱布尼茨作为数学家,从八卦图中解读出这两个数字,可谓是一种与中华文明心有灵犀的智慧火花闪现;而“二进制”之所以能精确地推演出来,关键之处在于作为哲学家的莱布尼茨,从八卦图中悟出了“一生二,二生三”这一直观卦象背后的“无”之“理”,因此他才会非常兴奋地专门制作了一个纪念章,献给对二进制感兴趣的奥古斯特公爵,在上面用拉丁文写道:“从虚无创造万有,用一就足够了!”

       一元四素方法论,实际是大道文化幾学辩证法的具体应用。阴与阳也是一对相对的悊学概念,在“有”的领域,一道阴爻和一道阳爻,分别表示万事万物所具备的“阴”和“阳”两种不同的质元属性,也可以称之为能量属性;在“无”的领域,一道阴爻和一道阳爻,分别表示“无”和“有”,无中生有,所以诞生于大道文化时期的阴阳思想才会如此定名,而不是将“阳”字放在“阴”字的前面。对于宇宙万物“生”奥秘,《黄帝四经》中说“道生法”,“天执一明三定二”;老子说“道生一”,“道生之,而德畜之”,都是直接指向“生”的道与德的本质,从这个角度来说,莱布尼茨可谓一位西方土地上的白皮肤的悟道者。他将自己对“虚无生万有”和“道生一”的领悟,用“数”这个工具进行了尽情的推演,用现代电子信息技术这个超大规模的“科学实验”验证了中国大道文化中所蕴藏的文化基因的部分序列结构。

       然而,莱布尼茨作为生长在西方土地上的一位“通才”,他在研究伏羲八卦图的时候,既没有中国人数千年来所自然延续下来的道与德的文化信仰背景,也未能得到中国基因文化的教与学的实际传承,因而只是在西方精神信仰和文化背景下,在理论和技术层面展开观察研究,这使得他不仅未能在哲学理论上突破到道与德的认识高度,更不可能掌握到一元四素方法论中的另一把钥匙——炁。炁,是中国基因文化中的能量学说的代表性概念,是在“道生之,而德畜之”的大唯物论的前提下所派生的定义。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炁以为和。”《黄帝内经》中有一句名言,也可以说是一个幾学生命学定理:“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炁也,德流炁薄而生者也。”“道”所化生的“一”,天道运之,称为德;在地球文明生态圈中运之,称为炁;天道地道和于一身,天德地炁是生命的根本性能量来源。缺失对于炁的认识,就无法完整掌握一元四素方法论的完整系统。

       对于炁的研究和认识,完全诞生于大道文化时期祖先们深刻的修身内文明实践中。传统中医学中的运气学说、经络学说、气血理论等等,都是中国古代修身内文明中诞生的以炁为标识性概念的能量学说的实际运用。中华文化中所深藏着的超越我们目前理论和科技识别范围的DNA片段,无不与炁有关,不揭开炁的面纱,人类在文化基因乃至生物基因面前永远都只会是雾里开花。因此,如果要展开“大道为生”的文化基因研究和应用,势必要重新唤醒修身内文明这一人类文明的古老形式,全面继承修身内文明下的幾学研究体系,而一元四素方法论就是必不可少的理论和方法工具。

       莱布尼茨在三百多年前通过与伏羲八卦图的对话,其实已经打破了西方外文明科学与东方内文明幾学之间的壁垒,并对一元四素方法论在科学领域的应用进行了成功的实践。人们常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元四素方法论这块“中国石”在西方的“攻玉”经历,莱布尼茨并非是主动且全面地运用,就已经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在这块“中国石”的原产地,如果能够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使之与当代文化有机结合,我们的文化基因学建设和文化基因工程必将产生远远超越“二进制”的历史性创造。

       中国幾学中所界定的“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强调了大生于虚无的道,小亦同样诞生于虚无的道。物相宇宙的巨与细全在大道的虚“无”之中。 西方显性物相科学的发展,同样源自于幾学所揭示的双螺“弦(玄)”的“玄之有玄,众眇之门”中物相弦(玄)构的范畴之内,同样在大道虚无的能量环境下,经历了精细与巨大双向的发展过程。在精细领域中,基本粒子物理学是其中的代表,各种基本粒子的揭示仍然还在深入展开之中,包括前不久所寻到的“上帝粒子”同样也是物相精细基础结构之一。

龙衔其尾得一执一示意图

       西方科学对物相世界的研究,建立在生物学、植物学、化学三大基础学科的基础上,通过植物学对植物生物链与DNA进行研究,通过生物学对人类生物链、动物生链的研究,通过化学对原子进行发现与研究。在向精细方向的“其小无内”发展中,通过核物理学闯入了对原子核的研究与认知,通过粒子物理学展开了对基本粒子的研究与认知,建立起基本粒子系统。而若再向精细的更深层级发展,将必然地需要突破物相的束缚与屏蔽,闯入其小“无”内的大道虚无境界内,而这种闯入离不开“玄之有玄,众眇之门”的幾学,以及她的四大方法论和象数理炁四把金钥匙。而物相科学在向“其大无外”的方向发展中,则通过地质学对土壤、山水、地壳、地球进行研究,通过天文学对太阳系星球,接近地球的恒星和星宿进行研究,通过宇宙学对银河系、哈勃半径的宇宙进行广袤的探索研究。科学向巨而大方向的发展,同样必然要闯入“其大无外”大道虚无生万有的质象领域之中。因此,我们用龙衔其尾的图示相喻,物相科学研究的发展,在向其小无内和其大无外的双向发展中,最终必然要回归于大道虚无之内,以及其大无法超越虚无之外。质象中的色象境,就是万物循环变化不息的因果链环,万物在物相中都必然地处在无色境之下,在色象境与物相境这个“玄之有玄”的双螺旋结构中首尾相接,循环无端地生长成灭。而这其小无内和其大无外的连接处、转换点,龙头衔龙尾的结合部,唯有“德一”的、“玄之有玄,众眇之门”的幾学方法论,应用象数理炁之钥匙,在得一执一的基础上,才能开启统一场论的“众眇之门”,展现道学修身文化与慧识悊学文化的无穷魅力。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海底金)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德道根文化·老子学院网,文章网址:http://www.dedao.org/home/html/laozi/20160628/1221.html请转载时注明!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